您现在的位置:淘书网古籍/国学国学入门吴兔床日记(第二辑)

吴兔床日记(第二辑)

吴兔床日记(第二辑)
已售:

淘书价:¥26.42

贵宾价:贵宾会员尊享全场图书折上折,详见积分及会员等级

定 价:¥35.00折扣:75折立即节省:¥8.58

库 存:有货

品 类:正价

作 者:吴骞 著;张昊苏杨洪升 整理

出版社:凤凰出版社

丛书名:中国近现代稀见史料丛刊

  • ISBN:9787550621473出版时间:2015-05-01页数:268
  • 包装:平装开本:32开字数:

内容简介

《吴兔床日记(第二辑)》简介:
在流传下来的清代著名学者的日记中,《中国近现代稀见史料丛刊(第二辑):吴兔床日记》是时间跨度较长,内容较为丰富的一部,它对研究作者吴骞的生平、学术以及了解乾嘉时期的学者间的交游均具有重要意义。
  吴骞(1733-1813),字槎客,号兔床,别号愚谷、海槎等,祖籍安徽休宁,长于浙江海宁小桐溪,是清代乾嘉时期著名藏书家、学者。吴骞天资聪颖,颇爱吟咏,能过目成诵,少时订交浙江文坛领军人物杭世骏,渐为浙西诗坛名宿所知。然因体弱多病,早弃举业,仅获“明经”。但其雅好经典,笃志著述,在学术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终其一生著有《愚谷文存》正续十七卷、《唐石经考异》二卷、《蜀石经毛诗残本考异》二卷、《尖阳丛笔》十卷等数十种著述,多收入其自刻之《拜经楼丛书》中。
  吴骞除勤于著述外,还耽于抄藏典籍。他青年时期即注意搜求善本,并手自校勘,至耄耋之年,仍手不离丹铅。其藏书多达五万卷,筑拜经楼以贮藏之,论者以其与同时期的黄丕烈、陈鳢、鲍廷博等大藏书家并称。黄丕烈雅嗜宋本,颜其斋日“百宋一廛”。吴氏则自题其居为“千元十驾”,取《荀子》“驽马十驾”之意,谓其所藏干部元版可敌黄氏百部宋本。此事被书林传为佳话,颇可见吴骞藏书之气魄、规模。此外,吴骞还很注意收藏碑铭、鼎彝、印章乃至币布、戈戟、圭璧诸物,并能识其款识,考其年代,于名物制度尤多创见。
  《中国近现代稀见史料丛刊(第二辑):吴兔床日记》记载了吴骞中年至晚年的藏书、读书、著述、交游等一系列活动的情况。其记载吴氏读书治学的内容,颇可见其勤奋,其读书每遇到重要的材料即手录于《日记》中,备检阅。有所体悟及考证亦笔之于《日记》。如《日记》乾隆四十五年十月廿九日条载:“李昕《九域志>云:‘钱塘在余杭,初为潮水所损,州人华信自以私钱筑塘捍海,因名钱塘。’”这是录记“钱塘”名字的来源,颇可资见闻。下又载:“亡名氏《太康地记》云:‘吴有太初宫,方三百丈,权所起也。昭明官方五百丈,皓所作也。”’并考证云:“昭明宫即《国山碑>所云大官。”此记其读书时所得。这些材料及见解构成了这部日记的主体,它们无疑也奠定了吴骞日后著述的基础。
  《日记》也多载有其访书的经历。如《日记》乾隆四十八年十一月十日载:“书估吴良甫自吴门来,有宋刻《说苑》,乃咸淳乙丑镇江府学教授李士忱刊本。签书‘宋刊《说苑》,丙申夏日竹厂陈以纲题’,隶书。予以宋椠《传灯录》、明刻朱克升《诗传疏义》易之。竹厂为海昌笃学之士,前岁卒于清河。此书中校勘亦其手毕。又闻其校《玉海》甚悉,当就其家访之。”不唯可备书林掌故,且再现了其对该书版本及校勘者的鉴别过程。再如《日记》乾隆五十二年四月三日条载:“是日,在吴门书肆购得汲古阁精抄《毛诗阐秘》,书不分卷,乃魏叔子所著。自序谓:‘在毛氏授经奏叔、斧季兄弟,为阐发经义,著此书。时在天启四年。’告成后,奏叔、黼季各有手跋。黼季跋云:‘商丘宋漫堂抚吴日,尝游虞山,登汲古阁留信宿,遍观藏书,见阐秘,击节叹赏,欲捐俸为刻之。黼季以其师所秘授,不忍割爱,卒不果。从诫其后人,当什袭珍护,时康熙辛卯岁也。’黼季跋后,又有休宁令虞山丁斌跋,称为程生而题。程未详何人,盖此书毛氏散出,又归于休宁之程也。”此则可见吴骞所购该书的成书原委及递藏之源流。此类文字不仅具有较高的文献价值,且雅有趣味。
  吴骞喜交游,与一时文献学家、著者学者多有往来,或燕游酬唱,或切磋学问,或共赏佳籍,或传抄借阅。这在《日记》中也有充分的记载。读《日记》可知吴骞与鲍廷博之互访不下百数十次,还曾共访卢文弨、程瑶田、杨复吉等人,有时还各自携友过访对方。鲍氏不仅为吴骞代购了《拜经图》,还曾以世所希有之《元一统志》见赠,而吴骞则曾为鲍廷博刊刻《夕阳诗》并作序。吴骞与陈鳢并称海宁藏书“双星”,二人常常互相传钞典籍,共事校雠。吴骞与周春亦颇有交情,周氏曾先后借给吴骞《孟子外书》《刘处玄集》等书,二人书信往来、吟诗唱和亦甚多。《日记》也记录了两人之间的学术争论。乾隆六十年九月朔日条载周春曾以《古文尚书冤词补正》向吴骞索序,左袒古文,谓朱子但疑《孔传》,未尝疑经,吴骞则以为不然,据《朱子语类》“况孔书至东晋方出,前此诸儒皆不曾见,可疑之甚”之语质疑。吴骞除了与鲍、陈、周诸氏为密友外,与当时大藏书家如吴翌凤、黄丕烈等,著名学者卢文弨、钱大昕、周广业、秦瀛、丁杰、王鸣盛等皆多有交游,建立了亲密的友谊。
  《日记》展现出来的吴骞的形象是十分生动的,有些文字最可见其性情与品格。受其祖上家风的影响,吴骞膺服儒业,为人克己正身,重情尚义,此点在《日记》中多可见。吴骞于每年的正月初七日、清明节、十月初一日前后,必携子侄辈拜谒杨村、麻泾、芦葭桥诸祖墓,有时或因故不能至,则“不胜怆然”。而他对父母、妻子、兄长之感情,尤为深切,每逢他们的生日或者讳日,《日记》中均有记载,并追忆往事,表达怀念之情。吴骞在社会活动中,亦往往尚义赈灾。如乾隆六十年岁大歉,吴骞曾“约里中同志为粥饲饿者”,每天为二千余人供粥。再如嘉庆十六年有大旱,是吴骞“生平未见之灾异”,他再次主持举赈。凡此种种,均可见吴氏风貌,亦可推见当时士习。
  吴骞自称“予作《日谱》,亦在四十后”,虽是泛泛而谈,但亦可推测吴氏撰《日记》之始,恐距离乾隆三十六年不甚远,而今所见其《日记》则始于乾隆四十五年,且阙四十六、四十七二年,以常理推断,其日记当有遗失。今所见较全的吴氏日记是国家图书馆藏钞本。该本大体可分三部份。第一部份,为乾隆庚子(四十五年)日记,始二月十六日,终三月二十日,为从艺风堂传抄本中录出,名为“吴兔床先生庚子间日记一卷”。

作者简介

暂缺《吴兔床日记(第二辑)》作者简介

目录

《吴兔床日记(第二辑)》目录:
前言
乾隆四十五年(1780)岁次
乾隆四十八年(1783)岁次
乾隆四十九年(1784)岁次
乾隆五十年(1785)岁次乙巳
乾隆五十一年(1786)岁次丙午
乾隆五十二年(1787)岁次丁未
乾隆五十三年(1788)岁次戊申
乾隆五十四年(1789)岁次己酉
乾隆五十五年(1790)岁在上章阉茂
乾隆五十六年(1791)岁次重光大渊献辛亥
乾隆五十七年(1792)岁次元黓困敦壬子
乾隆五十八年(1793)岁次昭阳赤奋若癸丑
乾隆五十九年(1794)岁在阏逄摄提格甲寅
乾隆六十年(1795)岁次旃蒙单阏乙卯
嘉庆元年(1796)岁次柔兆执徐丙辰
嘉庆二年(1797)岁次强圉大荒落丁巳
嘉庆三年(1798)岁次著雍敦牂戊午
嘉庆四年(1799)岁在屠维协洽己未
嘉庆五年(1800)岁在上章涒滩庚申
嘉庆六年(1801)岁在重光作噩辛酉
嘉庆七年(1802)岁次玄默阉茂壬戌
嘉庆八年(1803)岁次昭阳大渊献癸亥
嘉庆九年(1804)岁次阏逢困敦甲子
嘉庆十年(1805)岁次旃蒙赤奋若乙丑
嘉庆十一年(1806)岁次柔兆摄提格丙寅
嘉庆十二年(1807)岁次强圉单阏丁卯
嘉庆十三年(1808)岁次著雍执徐戊辰
嘉庆十四年(1809)岁次屠维大荒落己已
嘉庆十五年(1810)岁次上章敦牂庚午
嘉庆十六年(1811)岁次重光协洽辛未
嘉庆十七年(1812)岁次玄默涒滩壬申
可怀录(1774)
可怀续录(1800)
附录

商品评论(0条)

  • 淘书评论(0)
暂时没有评论第一个写评论

商品问答(0条)

暂时没有问答我要提问
同类图书热卖榜
  • 冯唐作品集锦
  • 移民/留学
  • 中信出版精品经管